4006-296-278
宋鸿兵
汇师认证讲师
暂无评价

国际金融学者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均由宋鸿兵本人或助理发表

宋鸿兵讲师文章

您的位置:宋鸿兵 > 宋鸿兵讲师文章 > 文章详情

从货币演进看发展本质

发布日期:2014-11-03 16:25:11 浏览次数:300

2013年3月2日晚,应北大国际(BiMBA)EMBA 2012级同学邀请,畅销书《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微博]来到朗润园,与同学们分享了他对货币演进的研究和对经济发展本质的理解。

发展的本质是生产效率的提高

宋鸿兵从古代人在打猎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分工讲起。他将打到的猎物比喻为储蓄,不断升级的弓箭比喻为投资,猎人用剩余猎物交换衣服视为消费。

他认为,人类经济发展的过程就是如何捕到更多猎物,交换更多消费品的过程。这一过程的关键是弓箭的不断创新(投资),使得人们打猎物更快更多。因为有了更多的猎物积累(储蓄),才可以换取更丰富的衣服和用品(消费)。

因此,经济发展的本质就是技术不断进步、分工不断细化。概括成一句话,就是生产效率不断提高。

他认为,今天的经济生活比远古复杂万倍,但万变不离其宗。经济发展的本质仍是生产效率的提高。以城市不断攀升的房价为例,宋鸿兵说,大城市的房价高,不是房子本身升值,相反,房子的砖、墙、地板等一直在贬值,真正升值的是房子下面的土地,背后是城市化使土地的利用效率提高。更进一步说,是生产效率高的人集中到了城市。

宋鸿兵

从这个角度分析,城市化的本质不是盖楼和修路,而是如何使资源的使用更集约,从而使人们的生产效率更高。否则,以城市化推动经济增长只是一个伪命题,与消费拉动经济增长这个伪命题一样。至于很多所谓专家提出的“战争能促进经济增长”、“灾难能帮助摆脱经济危机”、“印钞能带来经济繁荣”等,根本不值得一驳。

货币与经济发展有什么关系呢?认识到经济发展的本质,两者的关系也就不难理解。虽然储蓄、投资、消费都离不开货币,但货币并不是经济发展的直接推动力,因为它不能直接带来生产效率(弓箭制造)的提高。货币价值的本质在于降低交换的成本(猎物与衣服)。

货币天然是金银

货币演进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中国创立文字时,承担货币功能的是贝壳,所以“财”、“贷”等与钱有关的,多是“贝”字旁。英国、古希腊等也都使用多种各具特色的“货币”,比如木棍、烟草等。

综合东西方的历史,有2000多种物质担任过货币的功能,但最后胜出的是金银,所以马克思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可以说,金银是人类历史的共同选择,不仅仅是中国最后选择了金条和银元,西方也是一样。原因很简单,金银克服了所有前任替身们的缺点。

币值稳定是经济大船之猫

纸币最早取代金银的货币地位始于中国的宋代。当时四川缺少铜,人们做交易不得不大量使用铁钱,一宗大生意动辄几车铁钱,很不方便。因此,四川的十几位大商人约定,交易时以铁钱的收据(仓单)取代铁钱,取名“交子”,拿交子可到指定的仓库换取铁钱。

交子出现后,因为降低了交易成本,在一段时间地促进了四川的经济增长。但不久,人性贪婪的本性开始发作,商人们多印几张交子就能换取想要的任何东西,于是争相偷印,最终使交子根本无法兑现相应的铁钱,购买力大降,遭到人们的唾弃。

1024年,北宋政府出面,全国发行“官办交子”,每一份交子有三分之一的钞本抵押。在最初的100年,“官办交子”的发行还比较有节制,后来人性贪婪的本性再次爆发,钞本逐步降到60分之一,并最终放弃钞本抵押,造成整个经济的混乱和国家的灭亡。在货币制度上,南宋只是北宋历史的重复。

币值稳定对罗马帝国的命运也至关重要。公元前54年到公元54年,罗马金银币高度稳定,社会繁荣,但54年之后,金银币开始贬值,到268年,罗马银币纯度已经仅剩4%,到350年,币值已经只剩下全盛时期币值的3000万分之一,经济的混乱最终导致社会的崩溃和国家的灭亡。

君士坦丁大帝在东罗马重建货币体制,拜占庭的金币纯度一直保持到1034年,稳定了800年,东罗马也因此成为人类历史上稳定时间最长的王朝之一。

人性是经济学的第一定律

宋鸿兵认为,人们有史以来,本质上一直在做两件事,一是财富创造,一是财富分配。币值不稳定的根本都是人性贪婪作祟,不断在财富分配上做手脚。最终,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均不仅彻底消磨了财富创造的动力,而且破坏了社会的稳定。

古今中外,王朝的覆灭,大多不是源于外敌入侵,而是币值不稳造成经济乱象众生。币值不稳,尤其是恶性通货膨胀,最受打击的是人们对未来的预期,人们不敢储蓄,也就没钱投资,生产效率自然难以提升,社会最终无法发展,只能挖空心思参与财富分配的游戏。

宋鸿兵认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因为历史背后的人性惊人的相似。因此,人性不变定律是经济学的第一定律。货币演进的历史,尤其是近代货币制度的历史,就是人性不断在贪婪与恐惧这两个极端之间反复震荡的历史。

他通过研究发现,美国1929年代和2007年金融危机的暴发点,都是90%的人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下降到50%,他将此称为经济稳定的临界点。当90%的人都感觉到收入分配不均,社会稳定自然难以保持。

全球经济被美国主权信用绑架

宋鸿兵认为,货币的本质是一张收据,购买力才是其真正的价值。中国连续多年货币超发,使货币的购买力不断缩水,以当前货币真实购买力的下降速度,不敢测算30年以后需要多少钱才足够养老。这种货币制度其实已经造成企业家和个人对未来预期的恐慌,导致决策上的各种短期行为,使中国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与道德成本。

中国的问题与美国有关,因为人民币真正的锚是美元。美国在19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散之前,美元与黄金(1590.40,-0.30,-0.02%)挂钩,全球经济大船还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锚。但之后,美元不断贬值,今天1美元的购买力只相当于1971年的5%。人性的贪婪失去制约,全球经济随之进入危险的通道。

宋鸿兵说,美元的锚如今只剩下美国的主权信用,而这个主权信用正一步步走向崩溃的边缘,因为自2008年以来,美国的财政赤字一直在GDP的300%以上,这也是他坚持认为全球仍未走出金融危机的原因。尤其是考虑到全球利率掉期产品高达300多万亿美元,是次贷产品规模的6倍。一旦利率上升,全球经济将再遭遇一次更严重的金融危机。

以美国当前的状况,美联储即便一直保持低利率,随着债务利息在GDP中的占比不断提高,美国主权债务失约的风险仍与日俱增。如果没有革命性的措施出现,美国这艘大船将在2050年之前沉没,只会早不会晚。人民币如果继续以美元为锚,风险巨大。

人口结构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最后,宋鸿兵表示,经济发展的本质除了生产率的提高,还与人口结构有关。

美国1961年婴儿潮出生的群体在2008年刚好47岁,而47岁是人们消费的最高锋,这令美国更难真正走出危机。因为下一波劳动力人口数量明显下降,同时也走过上一波人口消费的高峰,这个因素叠加,使经济活动自然出现萎缩。

在这方面,中国不仅面临与美国类似的问题,而且更加严重和复杂。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是中国人口的高锋,他们如今正先后走过47岁的消费高峰,与美国2008年情况类似。1970年代出生的人口数量相比1960年代下降30%左右,1980年代出生的人口数量因为计划生育,下降幅度更大。因此,仅从人口结构来讲,2020年和2030年,对中国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

本文由宋鸿兵讲师助理整理发布。

版权声明:本网站服务于企业培训师及各培训机构,为汇师经纪所经营并享有版权,部分作品由网友自主投稿、编辑、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著作权的作品,请提供身份证明、著作权权属证明、侵权情况证明与本网站法务部李晓兵联系,我们会在核实后及时删除。
查看更多>>

宋鸿兵简介

宋鸿兵

宋鸿兵

国际金融学者

讲师手机:15810357436

只接受预约讲师授课电话咨询!

汇师经纪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