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296-278
周其仁
汇师认证讲师
暂无评价

著名经济学家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均由周其仁本人或助理发表

周其仁讲师文章

您的位置:周其仁 > 周其仁讲师文章 > 文章详情

金字塔顶端的大企业

发布日期:2016-02-26 15:52:02 浏览次数:619

出于爱好与咨询工作需要,这些年重视研讨了一大批不一样文化背景,不一样类型,不一样期间的集团型公司,有些发现与心得,期望能以短文方式逐渐写出来与朋友们逐个共享。今日先谈谈那些尖端的大公司的共性特征,也即公司做大了会走向何方。首先,规模化,全球化,信息化都是那些尖端公司的基本要求,毋庸置疑。我却是特别想谈谈以下三个特点,看看对咱们本乡公司集团化开展有否启示。

一、整体上市 金融为主型—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实业为主型—通用电气(GE);投资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 Inc.),经营型—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新兴平台生态型——谷歌(刚改名Alphabet);一系列如雷贯耳的顶级企业都是整体上市的集团型企业,而中国本土的顶级大企业基本上整体上市的很少,国有控股的特大型企业基本没有整体上市的,算得上号的非国有控股特大集团企业整体上市的也很少(在内A股整体上市的万科,美国整体上市的百度、阿里巴巴,香港整体上市的腾讯、复星集团,联想控股)。 为什么国际上的顶级大企业基本都整体上市了而我们的顶级大企业却大都没整体上市呢?整体上市应该是我们未来伟大企业发展的方向吗? 其实,有历史的企业做大了必然最终都会表现为整体上市(企业家后代传承问题,遗产税问题,信托基金的发展,职业经理人队伍的壮大),没有哪个家族可以事实拥有一个母公司来控股一个足够庞大的上市公司(GE最大的股东占股也仅5.61%);在创投帮助下发展起来的新兴特大型企业也不可能有一个不上市的控股母公司存在。 而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一大批世界五百大的企业都只是一部分业务(或者主要业务)上市,这在转轨经济国家其实是有其合理性与必然性的,不谈国有企业面临整体上市的种种困难,就是民营企业大部分也不愿意整体上市(多元化发展是转轨经济国家的特色,民企集团往往业务多元,资本市场只青睐其一部分业务,其他业务又不好处理,早日上市收益巨大,先把能上市的做上市;母集团还可以不断培养新业务溢价卖给上市公司…);当然,这往往导致上市公司治理流于形式;关联交易中容易产生大量利益输送,内幕交易问题。 真正伟大的大企业一定是透明,阳光的企业,整体上市有助于企业堂堂正正做事,看看万科,腾讯这两家早早整体上市的企业快速发展历程。 我认为,整体上市是顶级大企业最终方向所在,但不用着急,我相信我最尊敬的本土企业华为二十年内一定会整体上市。

二、相关多元 企业做大了,产品与服务自然会越来越多,或者向上下游延伸,或者开辟新的业务;总之多元化是必须的,只是业务之间相关性如何?分析国际上那些顶级大企业,基本上都是相关多元化,至少他们自己在做决策时是这么认为的(大企业非常注重战略管理,任何一项重大投资决策都需要足够强大的理由),只是外人看起来不能理解而已。其实相关性有很多方面,比如工艺技术可以共享是一种相关(产品与客户完全不同),上下游产业链拓展是一种相关(可能管理方式与核心技术差异非常大),有共同的客户群体是一种相关(可能在不同行业),从事物是普遍联系这一点来看其实什么业务之间都可以找到其相关性,关键是这个相关理由是否足够强大。 真正要求大企业必须相关多元发展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这世界变化快,尤其是客户需求的变化导致企业必须未雨绸缪,不断审视外部环境的变化,结合自身现有及潜在资源能力,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相关多元化新业务。

三、产融结合 尖端大公司没有不涉略金融事务的,产融联系是根本装备。通用电气(GE)这家闻名的实业型公司最赚钱的却是其金融事务—GE Capital(商业金融、GE消费者金融、公司融资),以至于国际各国的实业型集团公司都向它学习开展金融事务,做大了的公司家也都有向资本家挨近的趋势。 尤其在当今资本市场蓬勃开展的年代,实业公司进军金融范畴与开展出资理财事务成了风气;可以说,公司做大后,产融联系是必然趋势,国内公司在这点上学得特别快,所有的大型央企根本上都有不小的金融事务(如:交易身世的五矿集团旗下金融事务包含境内外出资、财政公司、租借、信任、证券、期货、基金和保险等范畴;制作业身世的中航工业集团亦致力于构建“全车牌”金融事务规划,旗下具有证券公司、财政公司、租借公司、信任公司、期货公司、工业基金办理公司和保险公司,并预备经过收买和参股的方法进入银行业、寿险业)。民营公司也不甘人后,BAT做大后都活跃投身金融工作。 但是,请注意,产融联系考究实业与金融彼此交融,互补开展,不是孤立开展金融新事务,不然,风险太大,可以得逞一时,早晚要出大问题。金融业利益很大风险也很大、专业性很强,需求专业的部队来决议计划与操盘,制作业为主的母集团很难开展出有社会竞争力的大型金融事务,除非该事务与主业相关互补性大。 本来那些国际尖端的实业型公司开展的金融事务根本上可以概括为工业链金融效劳,与实业相关度很大,它们也根本上不盼望开展出又一个全车牌的金融控股子集团。而且,实业集团金融事务开展过度后遗症也很大(赚过快钱大钱后心态的改变,精力分散,内部办理与激励失衡,落潮期影响…)。通用电气也在反思其金融战略,2015年,GE 宣告将缩减金融事务,重新回归“制作为主业”的工业公司,计划到2018 将金融工业的份额削减到10%。 而咱们国内的实业型公司做大了都盼望再造一个金融控股子集团,这是非常风险的做法。强化实业集团的出资理财才能(战略性出资开掘未来开展潜力,财政性出资反哺公司)是有必要的,开展工业链金融效劳有助于工业生态链建设与本身赢利增加,这是实业集团产融联系开展的根本。千万别梦想金融与工业齐头并进,迅猛开展。

本文由周其仁讲师助理整理发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并提供版权证明,我们将立即删除!
查看更多>>

周其仁简介

周其仁

周其仁

著名经济学家

讲师手机:15810357436

只接受预约讲师授课电话咨询!

汇师经纪微信公众号